要是為關註奪刀考生排個價值優先次序,那關註點首先應是危急時刻捨身救人的俠義膽氣,其次才是痊愈補考的升學成績,最後才會是央媒密集報道的附帶名氣效應。
  今年高考,暫告一段落。去年此時就有分析,高考選6月7、8兩天,是取諧音“錄取吧”。本以為是玩笑,今年看新聞說,北大附中考點附近,有商家的高考午休鐘點房,價格678元、1678元,取諧音“錄取吧”和“要錄取吧”。
  高考日,一切為高考讓路。如重慶一棟15層居民樓,因一生高考,分時段暫停運電梯,96戶住戶爬樓。(6月8日《蘭州晨報》)有受訪的黃姓小姐說:“大家遷就一次,孩子真能考好,作為鄰居也高興”——黃小姐家“住2樓”。也有說停運“太矯情”。不由想起之前“兒媳婦懷孕,極品公公擔憂輻射掐斷全樓網絡”的新聞。說福州小區,一家有孕婦,擔心WIFI輻射,竟讓全樓斷網,還要求鄰居們晚8點後不出聲。
  凡事有度,為高考,或在孕期,於自家範圍內,做好調節準備足矣。最好弄清公共邊界,不干擾他人正常生活作息,因自己多慮而強制干預他人權利就不妥。還是說高考,不都勸應試者保持平常心嗎?為何遇事,其他人卻總失平常心,不自覺地功利起來?若上述倆插曲,還帶鬧劇色彩,下麵肯定算正劇,且是可堪垂範的絕對正能量。要說的就是江西考生柳艷兵——“奪刀救人考生將單獨考試,高校表態願圓其大學夢”。(6月8日《人民日報》)  宜春兩高三考生公交車上奪刀救人,因傷無緣高考,報道引起關註。前天新聞,教育部表態,將單獨補考。而昨日,病床上的考生柳艷兵還登上人民日報頭版。有時不得不佩服媒體人的敏銳嗅覺:在“高校伸出橄欖枝”前,與新聞這句話同日見報的,就有《奪刀考生能否保送,輿論別太急躁》、《對“奪刀少年”保送不如“補考”》等評論。這不是評論先知,而是若新聞閱歷足夠豐富,走向顯而易見。前日微博上網友激賞的就是“單獨補考是最好選擇”。
  若剝離前兩天高考日“錄取吧”的特殊氛圍,“見義勇為,奪刀救人”才是最本質的價值內核。就算加上“學生”或“考生”的身份限定,那麼不管是央視還是人民日報的報道,最為人所稱道,也是見義勇為奪刀救人的俠肝義膽。雖不建議未成年人如此,但救人行為本身卻是讓成人世界羞慚臉紅的最稀缺最寶貴的東西。就如招遠血案後,崔永元反思的“如果我在場會衝上去嗎?大概不會。不沖,還能給自己找到足夠理由,這就是我們吧?是何時因何變成這副德行?”
  要是為關註奪刀考生排個價值優先次序,那關註點首先應是危急時刻捨身救人的俠義膽氣,其次才是痊愈補考的升學成績,最後才會是央媒密集報道的附帶名氣效應。搞混這個次序,或完全不理會這些,那麼不管是喊著先錄取的高校還是圍觀看熱鬧的網民,叫嚷喧囂都無意義。因為兩位學生當初捨命流血勇鬥歹徒時,首先想的肯定不是升學和出名,而是救人第一。
創作者介紹

辦公室室內設計

pd61pdei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