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這樣一幅畫面,最近一直通過視頻和文字,在大家眼前閃回:一位消防隊員抱著一個噴著火舌的煤氣罐,從一棟起火的建築中衝出,背後是一片火光衝天。
  5月初,那個抱著火罐狂奔的武漢消防隊員走紅網絡,人們還給他起了個更形象的名字:抱火哥。
  “抱火哥”,杭州桐廬里董村村民朱師傅也曾在新聞里聽說,不過他萬萬沒有想到,這驚險的一瞬間會在自己眼前發生。“著火的煤氣瓶,萬一要爆炸不是就沒啦……”
  幸虧,朱師傅也遇到了“抱火哥”——
  撲滅的火場里
  一個煤氣瓶正在漏氣燃燒
  話頭得從昨天中午說起——
  當時,朱師傅正在家裡做飯,這時候嫂子跑來求救,說家裡的房子著火了。“她在做飯的,不知怎麼回事,就把邊上的柴火引燃了,她一個女人不知怎麼辦,就跑出來了。”
  等朱師傅趕到嫂子家時,眼前的一幕也把他嚇住了,一樓的廚房已經是一片火海,而且在向四周蔓延,他趕緊拿起電話報警。
  11點42分,桐廬消防中隊的官兵趕到了現場,一陣水槍掃射,廚房明火很快被撲滅,可讓消防戰士沒有想到的是,火場里還有一個定時炸彈——一個正在漏氣、燃燒的煤氣瓶。
  一聲“所有人後撤”
  他一把抱起著火的煤氣瓶
  帶隊的桐廬消防中隊指導員張海貞突然聽見了一陣呲呲的聲音,空氣中還有一股淡淡的煤氣味。“指導員,這邊還有一個煤氣瓶,還在燃燒!”一名戰士突然叫了起來。
  邊上朱師傅的嫂子也趕緊補充一個信息,“瓶是剛換的,裡面的煤氣很滿。”
  張海貞立即讓戰友用水槍對正在燃燒的煤氣瓶進行降溫,可是無濟於事,火越燒越旺。
  在救火的過程,遇到著火的煤氣瓶並不是新鮮事,消防官兵首先會一邊利用水槍降溫,一邊利用濕毛巾捂住煤氣瓶口,火自然就熄滅了。但這次失敗了——事後分析,張海貞覺得與煤氣瓶有關。“煤氣瓶口已經被燒壞了,無法關閉,而且裝滿的煤氣瓶壓力很大,煤氣不停往外噴。”
  水槍無能為力,可是空氣中的煤氣味越來越濃,張海貞擔心,時間再拖下去,很可能有發生爆炸的危險,邊上就是村民的房子,後果不堪設想。
  站在警戒線外圍的朱師傅也為現場捏一把汗,農村人蓋一棟房子不容易,如果真發生爆炸,房子炸毀了,以後日子還怎麼過。
  就在這時候,張海貞突然叫了一聲“所有人後撤!”沒等其他戰友反應過來,張海貞已經舉起著火的煤氣瓶往院子外面沖了。這一幕也讓朱師傅嚇了一跳,“感覺就像火苗在那個小伙子頭上燒起來了。”
  幹了這行,沒得選
  抱著我危險,不抱其他人危險
  從廚房到院門,不過十幾米,張海貞的步伐並不快,而且始終讓著火的煤氣瓶豎立著。他後來解釋說,這樣是為了安全點。“著火的煤氣瓶是不能隨意晃動的,否則就真的危險了。”
  院門口恰好有一個溝渠,張海貞飛身一躍,將著火的煤氣瓶扔進了溝渠,跟在後面的水槍一陣掃射,煤氣瓶的火終於熄滅了。
  大家的心,這才落了地。
  這一幕恰好被也在現場的村民拍了下來,圖片上清晰顯示張海貞抱在懷裡的煤氣瓶,就像一個點燃的蠟燭。昨天,記者也電話聯繫上了張海貞,說起抱煤氣瓶那一瞬間的念頭,這個西北小伙子笑了,“幹了這行,沒得選擇,抱著我危險,不抱其他人危險,所以必須得抱走。”
  火場中著火的煤氣瓶
  發生爆炸的可能性大大增強
  1988年出生的張海貞,是甘肅嘉峪關人,2011年6月入伍,中共黨員,中尉警銜。3年多的消防兵經歷,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抱煤氣瓶了。“印象中應該有4次了,一般農村房子著火,裡面肯定都有煤氣瓶,有的被燒的很燙,有的自己也會燒起來。”
  這裡還有一個誤區,記者請教了專家:原來從理論上來說,雖然著火的煤氣瓶看起來可怕,但它的危險性並沒有比不燃燒但處在烘烤中的煤氣瓶大。
  理由很簡單:著火的燃氣瓶就像是做飯燒起來的煤氣一樣,無非沒有軟管,直接在煤氣瓶口點火。但如果是不燃燒的,經過長時間高溫的烘烤,氣瓶內部壓力不斷上升,很容易造成鋼瓶物理爆裂,爆裂直接導致大量煤氣進入空氣,然後就是化學爆炸。
  不過,理論歸理論,實際的火場中,著火的煤氣瓶,本身就是在不斷炙烤瓶身,發生爆裂的可能性也會大大增強。而對消防戰士而言,抱起一個著火的煤氣瓶,更是對心理的考驗。
  “2012年第一次抱煤氣瓶的時候,當時心裡也害怕,做了這麼多年,害怕是完成任務之後回想的感覺。作為80後,也要給邊上90後的新兵當好榜樣。”張海貞說得挺實在。
  (原標題:一聲“所有人後撤”他抱起著火的煤氣瓶往外沖)
創作者介紹

辦公室室內設計

pd61pdei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